其八(完美結局)

  「等等!……你既然有辦法,就幫幫我吧!
   如果你願意,就留在人間,我們在一起啊,怎樣?」

  「沒必要!」魔答。

  「喂!你講不講道理!你說要打我就陪你打,現在我打贏了,總要有些彩頭吧?
   要你幫點忙也不為過啊!還說是朋友呢!」人氣得跳腳。

  「能說會道,不離本行。哼!你去吧!」

  「……謝啦!改天我請你喝酒啊!」他喜孜孜地大聲樂道。



  十八年後,新仙界--


  「紅毛,久等啦!」御魔劍而來,景天一身商人華服跳到比武台上,換來重樓一眼鄙視。

  「欸呀!別瞪。我可是費了好大苦心假稱商行開會,才從家裏溜出來的,你也知道雪見那性子……別說別說,咱還是聊點男人的事吧。」

  「你的劍呢?」魔皺眉。

  「正要和你說此事。我的鎮妖劍,被那不肖子敗給上回你帶來的年輕人了。算來那劍可是我拿命換來的珍藏,就這麼送人真讓我心痛唷~~」他做出揪心掏肺狀。

  「哼!畏妻如虎,現在連配劍都管不住?!」

  景天卻是笑笑。

  「劍本凡鐵,因執拿而通靈;因心而動,因心而活,因非念而死……我已不用劍了。」

  「那孩子重任在身,鎮妖劍若能助他一臂之力,也算適得其所。何況小樓為此乖了不少,這劍失的值得!」

  說著又想起:

  「紅毛,我知道你神通廣大,那孩子若有什麼你能幫的,就幫幫他,算看在我面子上。最多我多陪你打兩場!」

  「哼!不是怕老婆嗎?」

  「怕什麼?她們還能再把我貶下人間嗎?」景天開懷大笑。

  「趁家裡的還沒發現,你要打我們打一場痛快的!」周身風潮聚湧,氣聚指尖凝成劍鋒,鋒向重樓!


  重樓魔氣瞬發,

  「--好!」


===



  青紅在天空匯聚,與夕陽共染滿天豔紫。

  兩道長影在塔頂,身負傷痕,分酒豪飲。


  「紫萱姊……再入輪迴,他必能投胎到好人家吧?」

  「哼!我怎知道。」

  「你不是無所不能嗎?為何不查查紫萱姊的下落?」

  「……」魔無語,望天際灌一口酒。


  夜色昏垂,微星點點。

  人與魔並肩。


===

後記

  人說,渝州新安當的景老闆富可敵國,

  更傳言,景老闆劍術超絕,少年時還是拯救蒼生的俠少。


  景老闆好古董愛錢財如命,

  唯二能教他分神的,一是後院景夫人,

  二是一偶爾才到新安當的紅髮武人。

  伙計都說:景老闆見那武人來了,笑得特別開心,連帳都不管。


  新安當景家在渝州經營三十載,

  後舉家遷移,不知所蹤。




 

    全站熱搜

    閒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