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八(紫萱結局)

  金烏西墜,俊瘦青年就著餘暉,在屋前空地上刷洗石像。

  一會兒,頎長人影遮擋光源,他回頭,訝看來訪之人,

  起身問候。


  「你……好久不見!你還好嗎?我是說……你的身體……」

  「很好。」重樓道,轉頭看見竿上女子的衣物。

  「你們……住在一起?!」

  「不、不是,我住在半里外。」景天連忙澄清。

  「女媧遺跡中的寶貝太多了,放不下,分一些放到這裡。紫萱姊有時候也幫我漿洗縫補……」

  他略點頭,看向窗內……

  「姓徐的孩子?還是……」

  「不是不是!是紫萱姊和他前世丈夫的小孩……其實這麼說也不對,」他搔搔頭,像不知如何解釋貼切。

  「不是紫萱姊的前世,應該是她已經過世的前夫……」

  聞言,他再望窗內,不見伊人……揮手道別。

  「好!走啦!」

  「不上去看看?」景天。

  「相見不如不見,有情還似無情……我知道她平安就夠了。」

  忽停步,側首。

  「你家裏有人嗎?」

  ……他黯淡垂首,搖頭:「沒有……」

  「怎麼?」他轉身。

  「我最喜歡的人,已經去了……」

  昂頭望天,漫漫星幕,哪一顆是你在望我啊?

  「……」他轉身,

  「我在你家等你,記得,帶酒來!」

  「不是要比武嗎?」他問。

  「今天……我只想喝酒!」


  景天目送他的背影。

  「阿天!剛剛你在和誰說話?」女子推開窗,向他問道。

  他目送他背影,搖搖頭。


  「只是過客……」


===

其九

  簡陋的竹屋,透著燈光映出兩道長影。

  把酒言談,盡聊闊別數年滄桑。


  「你的身上……」魔凝眉,不甚確定。

  他笑笑,合掌化出燦綻青色光芒的靈珠。

  「幾年前,風靈珠突然出現在我身邊。紫萱姊說,靈珠養成自有靈性,會找其適宜的地方。」

  重樓笑,心情大悅。

  他聳聳肩,「當人當仙都好,但這風靈珠,是我和大家一起去取的,也是我不可取代的收藏……」


  「重樓,既然不回魔界,不如留下來吧。我們一起生活、喝酒、聊天……切磋。」

  「你也是我很重要的人,為何要浪跡天涯?」


  「……」

  魔不語,眺望半里外人家……










 

    全站熱搜

    閒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