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接於「錯過」之後,
並且,保持一顆「愉快~」的心情觀賞,謝謝 XDbbb

※全文補完。依個人喜好,可以當作最後一大段不存在。

===


  「再見。」

  極其尋常的再見,就像當年他們仍共事時一樣,他們在離別時對彼此道再見,然後以目光遠送,直到離去的人消失於視線內為止。

  他們總是期待著下一次相見,

  但這一次……

-

  男子招牌的笑容經歷十數年如一日,一樣那麼真誠,那麼暖心地送他坐上計程車,然後隔著車門,他們再度揮手示意道別,只是這回……

  紀翔回過頭,蹙眉撫摸左手無名指,指腹下冰冷的金屬圈環鏈鎖般狠狠勒纏他的胸,痛絞出心臟裡每滴血液,就像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己:

  他的承諾、他的責任、他的身份、他誓言守護的妻子。

  何嘗不想……拋棄一切?只要可能,他願意放棄自身所有的所有,成全這一段愛戀。但是,他的幸福,不能連累。

  閉上眼目,他雙手緊握,握到指尖泛白,還微微顫抖,幾乎用盡所有力氣,才能阻止自己。

  皓薰,親愛的皓薰,親愛的皓薰……



  飯店房裡,紀翔放輕動作,然而剛走進臥房,就見兒子雖躺在床上,但睡眼惺忪地望著門口的方向打盹。

  他心裡有異。坐到床邊,揉了揉兒子頭髮,為他拉好棉被,「怎麼沒睡?」

  小勳怯怯地望向浴室,小手抓上他的手。

  「媽咪進去好久了,她好像在哭。」

  紀翔愣了會。
  
  「爹地,你和媽咪怎麼了?」小勳無辜的雙眼問著他。

  他沉默片刻,然後微微一笑,「沒事,媽咪不喜歡我這麼晚回家,我去跟她對不起。」低頭親吻小勳額頭,「你趕快睡覺,嗯?」

  待小勳乖巧地點頭,鑽進被窩之後,他起身走向浴室。

  貼在門板上,細碎稀微的啜泣聲,自門後斷續傳過。

  --他屈指敲門。

  一會兒,眼前的障礙慢慢打開,他看見門後嬌小的,熟識的,他的知己,他的妻。

  關上門,他拇指輕觸雲芊眼下紅腫,不捨。

  「紀翔,你,我以為你……不回來了。」哽咽,和伴隨而來的哭泣,全都被吸收到他的懷抱裡。

  不發一語,只是安慰。

  --他一直明白,她的心意;也更瞭解……

  --此生、此情、此緣,他何德何能,注定虧欠。

  (閉上眼,想像懷中即是那個人,又痛苦地清楚永遠不會是那個人。)


  --薰,皓薰,我此生的摯愛。

  我發誓你將永世佔有我的心房和我最竭盡崇愛的王座,

  所以,我的皓薰……

  再見。我們,不能再見了。

-

  高舉道別的手徒對空氣之後,他呼了口氣,順了下垂至額間的髮,再將之收回溫暖的口袋裡。

  坐上另一台計程車,吩咐了目的地,金皓薰淡然看向窗外。

  「你們是朋友吧?感情真是不錯。」司機爽朗地說。

  已經沒什麼心思閒聊了,但仍職業病使然地,給了朵微笑。

  「嗯,很好的朋友。很久、很久不見了……」


  辦完公務,攜起簡單行李,回到定居已久的紐約。

  電話交待了點事,直接歸返住所。

  多年異鄉奮鬥,早已在本地培養了一群得力助手;莉玲勞苦功高,早遠前就讓她回台主持大局;而以往的老戰友們,或轉幕後,或者淡出圈內,還留在螢光幕前的,一年空閒時間也不比他多。

  那段往事其實已久,他和紀翔從生疏到熟稔至曖昧……只怕而今還記得他倆曾深交的,也不多了吧。

  多奇怪,早該塵封的過去,總以為終究隨時間消逝了,一眨眼又歷歷如昨。

  打開家門,迎面空虛黑暗的客廳,他點亮燈光。

  客廳是常有客人來訪的,所以清潔整齊,不失溫暖。但認識「金皓薰」的人都知道,他的人樂天開朗,他的家也是好客親近的,只有一個地方終年緊閉,不讓訪客越雷池半步。

  金皓薰丟下行李脫掉西裝外套,邁步直入書房,順手又將房門牢牢關上。

  這是間很普通的書房。大片玻璃採光,兩面書牆,唯一空白的牆面上,掛了好幾張鑲框放大的照片。

  照片久遠,但保養地好,照片上的人活靈活現,足見攝影者技術不差。其中最大的一張,相中人左手輕握小提琴,右手的弓方離弦上,眼微抬正好對上攝影者,唇線彎揚笑如惠風,眸如星,滿載自信、溫柔、寵愛……

  (偶爾憶起其時,他彷彿還能感受,快門按下的瞬間自己心跳的失控。)

  他走過書牆。  

  直頂天花板的書牆,擺滿五花八門文件書籍,他經過一櫃,分門別類的剪報、相片、唱片、影集……種類不同,但主角全然相同。

  像一個瘋狂歌/影迷,又不只是歌/影迷。

  像中了蠱。

  無論多細微的消息,都渴望知道,但知道太多,又痛徹心扉。

  他搭上紀翔愛情的孤舟,卻親手將掌舵人推走,於是獨自漂流在汪洋大海之中,見不到橋頭。

  走到照片之前。

  相片中,你才剛練習完一首曲。

  那是多年前,在老舊的練習室,我剛買了新相機,興高采烈地四處拉人拍照,那時你無聲嗤笑,踏進練習室準備你例行的練習,我趁機跟上,硬是要拍你拉琴的姿態。

  其實我知道你練琴討厭干擾,但我也心知,我即是那難得的例外。所以,放肆捕捉你的相貌,收下你的音樂,揮霍你的情……可恨的,是我身在其中不自知。

  紀翔,我有多嫉妒杜雲芊?

  她有你的陪伴,你的笑容,你的照顧,和你獨一無二的承諾。

  我多對你著迷?

  你的喜、你的笑、你的傷、你的愁,我們有過的一切又一切,不斷在我腦海中放送,我們別離後每一天又一夜,我也無法不去想。

  我多麼痛恨我自己?

  不能愛你,還戒不了你。

  ……

  …


  「嗚……嗚咽……」

  相片前,男子彎背屈膝,手掌用力摀住口鼻,塞回好幾聲止不住的哽泣,淚水橫流,最終跪倒在地。

  微顫的背影,最後不敵潰堤而至的情緒;大口呼吸,放聲把身體裡所有隱忍太久、不為人知的秘密,以最原始的方法嚎啕出去。


  再見,紀翔。

  再見,執迷不悟的自己。


==





  那天之後,即便他們還巧合地有過幾次相遇,但都淡漠而疏遠地問候,然後深看對方,綻起一彎韻意深藏的笑容……

  ……其意,盡在不言中。

-

  「爹地。」

  午後,一名青年經過內室走向陽台,溫和光明的日光覆蓋,鋪灑在他以及躺椅上安靜休憩的男人身上。

  男人手握一塊溫潤白玉,面容慈祥和暖,歲月像溺愛般不願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跡。

  ……但時間,畢竟是消逝了。

  男人輕拍身側躺椅,「坐啊,小勳。」青年依言。


  「勳」是他幼時的名字,本意為「功績、功勞」,但他知道,爹地取名並非因此涵義。

  二十歲那年,他為自己改了名,媽咪知道後很不高興,反而是爹地拍拍他的肩,他說:這是你的意志,你的自由。

  從此「勳」成了他的暱稱、乳名,只有很親近的時候,才有人這樣叫他。


  他看著男人,手底還不自覺摩擦著白玉,白玉如羊脂,他從小就常見爹地獨自在房間內把玩它。

  小時候不懂的事,長大難免也學會瞭解了。

  就像他的名字,以及他不再以為爹地是喜歡玉石,才收藏了這塊白玉。

  有些事原以為難以接受,但轉念想,也不過就是如此。


  「爹地,怡青阿姨送來請柬,邀你下個月參加她的生日宴會。」

  「嗯。」他淺笑,從兒子手上接過卡片。

  「還有,她送來這個。」伸手再遞過,一封附帶聯絡方法的書信,和一張藍天白雲下,某人孤身看海,恬淡微笑的照片。

  「……」他停下動作,緩慢對上兒子的視線。

  「媽咪說:謝謝你,她很幸福。」

  青年憶起往事,釋然歎氣。


  「……爹地,這是你的自由,你的意志。」



  --良久。

  陽台獨留一人,他看著照片,伸手碰觸……

  下午的陽光溫和明亮,輕柔地披灑在他身上。

  













【全文完】

閒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