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怡青與兩人的談話,就像原子彈一樣炸入心中,而且後勢洶洶。金皓薰除了與過往無異的忙碌,對藝人們無微不至的照料外,更加按耐不住,無法不更加在意紀翔的一舉一動,並不時想起怡青的那句點醒。

  有可能嗎……紀翔不會排斥同為男性的愛慕,甚至能接受他?

  這樣的好運,真的會降臨在他身上?

  不過,即使這樣,紀翔現在可是炙手可熱的天王,還是穆勒王族的二王子,怎麼說距離還是太遙遠了,高不可攀哪……

  金皓薰托腮坐在攝影棚內,目光無神直視場景內兩名好友兼藝人,對戲情深。


  「你要回去?為甚麼?原來我們的愛只是一場謊言,還是你已經不愛我了?!」

  「我、我愛你!但也因為這樣……我必須離開你。現實世界太過殘酷,我不能讓我的愛成為你的絆腳石。……」裝扮純樸親和的青年演出為愛犧牲,儘管萬分不捨也要與愛人分別的情緒。

  ……

  直到導演滿意地大喊暫停,阿威那一腔柔情立時塌陷,垮得幾乎沒癱到地上去。

  「媽呀~~我真是太佩服自己了!居然能把這一段完整說完沒有吐出來!」他扯開喉嚨大叫。只要一意識到他眼前的人是紀翔,是他相談甚歡的同事兼友人,他就雞皮疙瘩渾身不對勁啊!

  「阿威,這是演戲。你要融入角色,想像自己深愛著我。」紀翔嘴上教訓,唇角亦有些忍俊不禁。

  「我光看到你的臉就想笑場,還怎麼想像下去?」阿威肆無忌憚道:「沒辦法,我們兩個太熟了,都說越熟的朋友越難演情侶,何況跟你一個大男人?」

  「當初選你來演這部片,真是個錯誤。」他嘲笑。

  「我也有同感。」不知何時,王導站到兩人身邊,冷厲的語言針對頻頻抱怨的男主角之一,「阿威,你再隨便NG,我就找人把你扮裝帶去同志酒吧鍛鍊實習。」

  「哇賽!王導,你這招也太陰狠……」阿威手捧胸口,做西子撫心退步連連。

  所有工作人員無一不因這幕唱作俱佳笑倒,包括金皓薰。

  紀翔飾演片中平時掩蓋自己的同性傾向,因緣際會愛上阿威的大明星。從開機拍攝到現在,紀翔一直發揮著十分精湛且到位的演技。尤其與阿威兩人都進入狀況時,現場數次因兩人演出的氣氛啞然無語,據說還開始傳出兩人真情流露的耳語。

  紀翔……嗎?他不禁想起年初的同志報導,及更早前錢鈞曾說過的話。演藝圈內雖時傳紀翔性傾向的疑聞,但他從來只當空穴來風,不以為真。畢竟兩年多來,除了身邊從未出現伴侶、從未看他對誰有意追求之外,紀翔與一般人全無兩樣。

  剩下最後幾幕,這場戲就要殺青,大伙兒的心情都是又緊張又振奮,迫切期待著關上攝影機的那一刻。

  「皓薰,晚上我約了紀翔去KTV慶祝,你要不要一起去?」趁著空檔,阿威逃難似地跑來他身邊。

  「嗯?晚上劇組不是也辦了慶功宴,你們不參加?」他問。

  「才不要,晚上的慶功蘇嫚君也會到,為了這齣戲,我已經被她那種看獵物的眼光看夠了。」演藝圈裡所有人都知道,蘇嫚君的專長除了糊塗外就是同志劇本創作,他可不想被當成取材的對象。「對了,王導那邊拜託你幫忙說一聲,畢竟我們兩都落跑對他好像不好交代……」

  「知道了,幫你們扮黑臉嘛。」金皓薰朗笑。

  阿威:「嘿嘿,多謝啦!那晚上怎麼樣?」

  「只要你不嫌我當電燈泡,我當然樂意加入你們的聚會囉。」他刻意將語氣說得刻意曖昧。

  阿威立即哀號:「電燈泡?!拜託,別鬧了。我和紀翔只是好友而已啦~~」


  小小包廂內,辦著只有三個人的慶功宴。

  阿威霸著麥克風,紀翔微笑喝酒,而他負責將桌上的菜餚一掃而空,氣氛熱絡。

  「慶祝我們合作成功,紀翔我們乾一杯!」阿威開心地遞過酒杯,與紀翔的用力互碰。

  「看你這麼高興,下次再讓你們合作也沒問題吧?外型身高也滿登對……」金皓薰俳謔地拉長尾音。

  「拜託,這種合作一次就夠了。」阿威吊翻白眼。

  「我無所謂。正好這次和阿威培養了不錯的默契,就算要拍親熱戲我也沒問題。」紀翔倒是堆滿笑意,和皓薰一唱一和。

  「你無所謂,我才不願意~~拜託,我可不想讓若綺誤會。再說我也不是你喜歡的型吧?」阿威乍舌,抖落一身毛骨悚然。

  「說的也是。」紀翔哈哈大笑。

  而他邊笑邊喝酒,瞬間疑惑。

  怪了,剛剛阿威說的那句話好像哪裡不對勁……怎麼他想不起來?

  幾番暢飲,三人也輪流點了些歌。金皓薰的歌喉儘管不算差勁,但與前後兩屆最佳男演唱人對唱,又怎堪相比?倒是早年幾首武俠劇經典的主題曲,讓他唱起來字正腔圓又十足樂趣。

  喧鬧結束,三人分坐兩台計程車回家去。

  紀翔看著身邊已醉紅臉的皓薰,心醉神迷。

  怡青的話,同時也困擾著他。

  連續幾天拍攝,他都悄悄觀察皓薰的反應。皓薰能坦然面對同志,開點小玩笑,甚至比他想的更了解這是什麼樣的議題。但,這是對別人的態度……

  他以為,上天給他最大的運氣,就是遇見皓薰,能擁有他無私的付出與友情。難道他還能得到的,果真不只如此?

  「皓薰,我有個問題問你。」

  「請問。」他慵懶地撐起精神。

  「你這麼關心我的感情生活,是因為甚麼?」問話一字一句,他聽見自己血液流動的聲音。

  「嗯……」他笑咧了嘴,微醺的臉龐,看來更加天真純粹,「因為你是紀翔啊。不管是穆勒家的繼承人或者國際巨星,你對我而言都是獨一無二,而且無可取代的紀翔。守護你,是我的責任啊……」

  紀翔寵膩地笑。

  「謝謝你的答覆,我很感激。」謝謝你陪伴我、在我身邊……

  「──我大概知道該麼做了。」

- -

  「……」

  「紀翔?」

  「……」

  「紀翔?你在這裡想什麼?」

  「喔,你還在啊?」他回望來人。

  「難得看你發呆,在想什麼事情?」來人問。

  「很煩的事……」他轉過頭去。

  「說出來聽聽如何?」來人不氣餒,跟著他旋轉的角度移動身體。

  「……你這不怕得罪人,東問西問像老鼠到處挖洞的個性怎麼還沒改?」

  「……」他臉色一青,心涼一截。

  「想知道我想什麼,你自己猜呀。」他惡意地揚起笑容。

  「我知道……」

  「知道什麼?」他眉頭一皺。

  「你那麼神秘兮兮的模樣,除了那個暗戀的對象,還能想誰?枉費我們交情那麼好,你卻半點線索都不透露,唉……」

  來人縮起身,故作哀怨狀。

  他看著來人的模樣邪邪一笑,「你真那麼想知道?」

  「嘿嘿,不用你說,我自己猜:其實你暗戀的是我對不對?」來人咧開嘴,露出雪白的牙齒笑道。

  「……」

  「怎樣?嚇一跳吧!哈哈……」

  「不錯,總算想出個有創意的答案。不過如果你以為這樣就能套出我的話,就差得遠了。」他冷冷哼聲。

  「什麼啊?難道,真的不是我……」他垮下一張臉,萬分哀怨……

  一看見他的落寞,他心中不捨,「你很失望嗎?」

  「有點……」他繼續縮著腦袋,暗中冀盼某人能早點宣判答案。

  「別失望了,其實我……」

  「……」

  「你怎麼樣?」久候不到續語,他忍不住抬頭張望。

  「沒什麼。」看著來人已不復見的哀怨,他回復理性。「我有些事情要思考一下,明天請假。如果你有空……來公園找我吧。」

  「你想來再來,我不勉強。」丟下話,他起身離去。

  「喂,又來這套,約得這麼神秘兮兮……」他撇撇嘴,大張四肢,痛快躺倒在地板上。


  ……紀翔,你喜歡我嗎?

- -

  星期一一早,金皓薰梳洗過後,交代了莉鈴一聲立刻前往公園。

  公園內,散步的人三三兩兩,還有牙牙學語的幼童騎著三輪車在空地裡兜圈,吉普賽風格的小魔女在樹下逗鳥。

  這一次不用人提醒,他準確無誤地走向木造廣場,毫不猶豫向那人走去。

  「早。」

  紀翔斜倚在欄杆上,手裡拿著紙本望著遠方,不知是畫圖或是作曲。

  「你找我來,不是單純要欣賞風景吧?」金皓薰問,對即將有的對話升起期待與緊張。

  「的確不是。」收起紙本,他領皓薰走向樹下一處陰涼。「我想和你談談……一些私事。」

  「嗯,你說。」金皓薰悄悄將手貼到褲子上,擦乾手汗。

  「不知不覺,我們在一起度過一段漫長的時光。這些年,因為有你在身邊,我領會到許多歡樂與喜悅。」紀翔看著皓薰,用曾經深深埋藏,如今淺淺顯露的依戀:

  「想不起從何時開始,我的眼睛開始追逐著你,心裡佔滿的都是你的形影。」

  「真的嗎?那為何我只記得老是被你欺負……」金皓薰既埋怨也膽怯,自耳根開始提昇溫度。

  「抱歉,這是我的壞習慣。越喜歡的人越會欺負。」他笑燦了一雙眼。深深呼吸,強逼自己面對皓薰。

  「你……」金皓薰欲言又止。

  「皓薰,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可以當作沒聽見。你要解約也可以,但我會繼續等著你,直到你願意接受的那一天來臨……」即使到這一刻,他仍然猶豫不定,這麼做是否真能掌握幸福的契機?

  如果皓薰拒絕他,他們是否依然仍是好友?而自己,又能不能真實滿足於現狀?

  再或者,他能得到他想要的……一切的答案,都要讓自己將這一步跨出去。

  「皓薰,我一直……喜歡你。你呢?」


  「……」他紅著耳根低下頭。

  久等不到答案,紀翔忍不住彎下身看看皓薰的反應。卻見到一張被紅色油漆刷塗過的俊臉。

  「皓薰?」

  「我……我一直等著哪天能聽見你這句話,可是……」受不了紀翔盯看,他轉頭右手摀著臉,左手伸長抵開他。

  「皓薰,你喜歡我嗎?」用不著言語,他已在皓薰再添紅顏的耳根上找到解答。心裡被止不住的喜悅攻陷,紀翔動手拉下他臉上的障蔽。

  「回答我,你喜歡我嗎?」欺負也好,逗弄也好,忍不住,就是想收藏皓薰各色神采。

  「我……可是,你的家人還有形象……」想好好回答,卻更語無倫次,金皓薰被他逐步逼近的姿容刺激地心跳狂亂。

  「我的家人和我的形象,取代不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如果你也期待我的感情,就請你接受我在你身邊,成為幫助你的力量。」他握緊皓薰的手,盼望一份承諾。

  「你願意嗎?」

  「我、我願意。」抬頭對上紀翔璀璨地詭異的眼,才發現自己的回答曖昧的像是……金皓薰幾乎將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腦子裡,牙一咬。

  「紀翔,我從沒想過自己能等到今天……得到如此巨大的幸運。無論未來你是誰、在何處發展,我都想成為你的支柱;陪伴你,讓你得到幸福……」

  「我希望,再也看不到那個明明在歡笑場合之中,卻無法快樂、孤單寂寞的你。」他顫顫回握紀翔,回應這份情感。

  「我已經等不及看到這樣美好的未來。」他抽手將皓薰拉向自己,手掌撫上皓薰俊白的臉頰,低下頭:

  「皓薰,你就是我的幸福……」


  啪答啪答……一個輕巧的腳步聲迅速向這邊靠近。

  一顆小巧五色的皮球滾到兩人腳邊,就在紀翔將吻上那渴望已久的唇色之前。金皓薰一見嚇得伸掌將他拉開。

  「叔叔,幫我撿球~~」不知哪來的小鬼大喊。

  「好,接好喔!」

  向來熱心助人為善不落人後的金大善人自然漾起純真笑容,完成小鬼心願,卻冷落了他這上任不到三分鐘的情人。

  「皓薰……」紀翔暗了臉色。好想發作,又拉不下顏面和一個小鬼計較,哼哼……

  「我們去看電影吧。」轉回頭,親愛的皓薰依然笑容滿面。

  「嗯?」

  「電影啊,難得跟莉鈴請了假,最近有部片一直沒抽空去看,剛好趁現在……」他沒細聽皓薰張口閉口說了些什麼,只注意他又悄悄紅了的耳根,和默默伸向自己,牽住自己,不相離棄的手。


  ……微笑,在十一月薰涼的風中。


==========

-尾聲 (故事的開始,故事的結束)


  你一定以為,小提琴是我們的初會吧?

  青年喝光牛奶,滿足地賴在男人身上。


  從那一曲午後光華的月光,到如今相互依持的戀愛,他們花了好多時間,互相認識、互相迷戀、互相追逐,最後終於得到渴望的幸福,互相陪伴。

  這不是一天兩天,而是一千多個日月交替。這樣的時光仍不算長,但他相信,他們有足夠的毅力,讓這樣的時光延續到永遠吧。


  就像這曲月光,靜謐、溫柔,久遠傳唱……



【德布西的月光.全文完】

閒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