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下。

  青年瞄了眼漫天燒紅的天色,停下修補雕像的工作。三兩下縱身到十丈高的樹梢上,獃看晚霞。

  好半晌。

  「紅似火般,真像你啊,紅毛。」


  --十年了……


  自重樓散盡魔力,將鎖妖塔重新修復之後,便人間蒸發。不知不覺經已十年。

  『現下不是時候,但終有一天我和你要一決高下,刻下這個,無論怎樣輪迴也能找到你。』

  『要不了幾年,我會找你,保重!』

  景天撫摸右手掌心,肉眼看不見的火焰刻印,回想起多年前的戰事。

  原本以為,紅毛說的「要不了幾年」,指的是二、三,要不了四、五,了不起六、七年,沒想到,如今他都將滿而立了,從前神出鬼沒的紅毛卻連跟毛都沒出現過。

  無論怎樣輪迴……

  他娘的,這紅毛過的不是人類時間,該不會不知道三五十年於他雖不過轉瞬之間,對他這個人類之軀卻是大半輩子吧?

  還是說……


  「紫萱姐,重樓他……我是想問,魔,會死嗎?」某天,他鼓起勇氣問道。

  紫衣女子看著他,沉默片刻,回答:「……魔,是不死的。但若受傷過重,也會形神消散,待魔力重聚之後,始得復生。」

  「重樓失去魔力,雖形神尚在,但莫約只剩下與凡人一般的能力。我想,他應該是留在人間的某處修養魔力,不用擔心。」

  「嗯,那就好……」

===

  第一個十年。


  他陪著紫萱姐回到蠻州,挖掘女媧遺跡的寶貝們。

  紫萱姐將畢生修為送給徐大哥之後,氣血受損過重,為了顧及青兒的生長順利,於是繼續餵養青兒傀儡湯,直到年前紫萱姐覺得時機成熟了,才開始停藥,讓青兒成長。

  停藥的那天,紫萱姐抱著娃兒,娃兒睜眼看著紫萱姐,露出笑容的那一刻,紫萱姐笑淚交雜,哭得不能自已。

  又過了一段時間,某個金烏西墜時,久違的紅髮魔尊終於履約,來到他眼前。

===

  那時候,他們把酒言歡,切磋招式。重樓不愧是活了萬千年的魔,連風靈珠的修煉之法也知曉。

  『那原本就是你的珠子,我只不過讓你回想起來使用方法!』狂傲的魔即便助人,依舊囂張。


  重樓總在遠處凝望著紫萱姐,不曾走近。

  「你喜歡紫萱姐嗎?」他問。

  『……何為情愛?』那時候,重樓的神情有些疑惑,有些追思,似乎還有些懊悔。

  『魔,不懂情。』


  數月後,重樓背影一甩,再度消失人間。

===

  第二個十年。


  青兒十歲了。標緻的娃兒多麼討人歡心,但想到待她心智長全,便會開始吸收母親靈力,母親終將死亡,他就……

  美麗的紫萱姐,容貌依舊,但鬢髮竟已透出雪白,彷彿倒數著未來。

  反倒是他,也許是修煉得法,感覺竟與十年前一般,不覺老化。


  數年前丁叔過世,他回到家鄉渝州接手新安當,安安穩穩當了一陣子當舖老闆。

  這些年來靠丁叔打點,他這幕後老闆只消偶爾回來領領分紅,看看帳,剩下的時間樂得待在女媧遺跡淘寶。反正有魔劍可御劍飛行,來往兩地不過一盞茶的時間。

  爹親早逝,丁叔就是他第二個爹。丁叔生前,免不了嘮叨他的終身大事。

  然而……並非他不想成家立業啊,唉~~~~

  只是,自小葵走後,心上不知怎地,一直有個洞。

  小葵……小葵……

  「阿天,你這樣子也不是辦法。若真放她不下,去尋她轉世也是一條道路,只是……事難盡如人意。你如今,也是半仙之體……」其時,紫萱姐哄著還呀呀學語的青兒,眼眶泛紅。

  我知道,她不只想起自己,還想起遠在蜀山的徐大哥,徐仙人。

  機關算盡,太聰明。

===

  他試過再闖鬼界。

  逮著了趙無延,威脅利誘,仍不得法。

  「嘿呀!你還想活著下去?別傻啦,閻羅王可將你的陽氣列為通緝,只要靠近鬼門直接將你彈飛個十萬八千里,想下去?行!看要投井還是上吊,脖子一抹提著頭馬上就有牛頭馬面來接您~」

  問他小葵的轉世。

  「那俏娃兒呀……」趙無延一臉猥瑣,教他忍不住想教訓。

  「別、別……不是我不說,但我就當個小小陰差,輪迴簿長的什麼樣兒我都不知道,那還知道轉世去哪兒呀……」

  末了,趙無延難得正經,

  「小老弟這麼情深意重,那俏娃兒地下有知也瞑目啦。你若真愛她愛到要死,總會感動老天,讓你們再續姻緣囉。……」

  後頭他又胡扯些啥他就聽不清了。

  愛到要死、姻緣……?


  「你喜歡的,是龍葵?」鎖妖塔戰後,雪見淚言質問。

  是,他喜歡小葵。喜歡到,一想到她捨身投爐,就心痛到無法忍受,心痛到無法再接受雪見的情意,即使自己對雪見,也是一見鍾情。

  但是,愛?


  『……何為情愛?』那時候,魔的神情有些疑惑,有些追思,似乎還有些懊悔。

===

  他回到古城鎮,用大量外界的資源,換取鎮長教授他「迴魂仙夢」。

  鎮長雖凹不過他的苦求,終於答應。但萬般警告:迴魂者,可用於追思、悼念,但萬難更改,若有不慎,則永陷迴夢之中,不得重返現世,忌之、慎之……

  他回到劍塚、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想要改變過去,但用盡了所有方法,總是旗差一著。小葵她,一次又一次的在眼前投身鑄劍爐。

  他好恨,恨自己無能為力,恨自己脫不出輪迴,恨自己……


  「哥哥……」







===
哭夭,我也要迴魂仙夢回到幾個鐘頭前,一鎚子打暈自己睡覺去才是認真。
寫什麼文啦~~而且寫了半晚才只寫了原本想的不到一半進度(大哭)
就不用說一堆字句退步到詞不達意,可惱啊~~~(大大哭)
煩死了,這樣我啥時才能寫到正題啊!!! Q_______Q

還有重樓那邊的往事欸!!!(雖然短很多(???))

文章標籤

閒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