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重要的提醒:這不是Happy Ending!!!
 不能接受的就別繼續看了,真的。


==〔一〕


  我,杜雲芊。

  純真年代經紀公司的負責人,現今演藝圈的天后。

  --紀翔的妻子。


  我愛紀翔,也明白他心裡愛著另外一個人,雖然他不曾說出口。

  儘管如此,在交往兩年之後,紀翔仍然握緊我的手,與我步入禮堂中。


  --我明白,他從來不愛我。

  但他做到他的承諾。無微不至的關懷、細心珍愛的體貼,

  在他身邊,我不僅是以往被捧在手心呵護的千金小姐,簡直成了尊榮華貴的公主。

  ……我愛他,所以更明白,他只是待如親人般愛著我。


  「翔,」你會不會……後悔?

  「嗯?」

  枕在你臂彎當中,我閉上眼,沈浸在你的溫暖和溫柔裡頭。

  有時候,我會想起遠渡重洋的那個人,然後惋惜,並更加自私的珍惜。

  「翔,我很幸福。」


  即使這輩子都得不到你的愛情,幸好,我沒有錯過。



==〔二〕


  『紀翔,祝你幸福,永遠幸福。』


  十個字的短箋,護貝在膠膜中,被待若珍寶的溫柔輕撫。

  透明的膠膜密封箋上的字;就像深埋胸中的感情一樣,如此清晰,卻不可觸。


  字跡已褪色。

  但腦海裡的回憶無論多久,仍清晰如昨。


  婚禮的那天,你帶著一包賀禮笑得一如往常般燦爛陽光祝福我,

  然後頭也不回的飛走。

  依稀聽聞你和那美麗嬌柔的千金女友分手,在美國開創出另一番事業,

  ……然後,不再有你的消息傳入耳中。


  越漸繁忙又富挑戰的工作,讓我無暇思量。

  再加上我對雲芊的承諾,

  我付出所有的熱情、關心、誠意,去照顧這個願意陪伴我的女子。

  如果可能,我也渴望能回應我的愛情。但這豈止天方夜譚……


  我的愛情,早就隨著你離去的背影,埋藏心底。


  和雲芊的婚姻,我沒有後悔,只是遺憾。

  遺憾無法愛上這個愛我的女子,遺憾終究無法把你擁在懷裡……



==〔三〕


  如果上天再給予一次機會,我能不能擁抱你的溫柔?


  「依莉,我真的很抱歉……」

  放開女子細緻的手腕,女子掌中簡雅大方的對戒,還未曾戴進主人的手指,已成為純粹的裝飾。


  那天,上帝見證你的未來美滿與幸福;我飛過大半個地球……

  紐約的天空和台灣一樣都是藍色,差別是放眼望去,不再見你。

  但我知這是遲早的事;你的才華、雲芊的資質,有朝一日這裡的人們都會識得你的模樣,進而迷戀。

  就像迷戀上你的我一樣,不能自己……


  工作、工作、工作……

  工作是藉口,也是不想你的良藥。

  我試著放下腦海中你的影像,你溫和獨特的關心,你的笑容;

  也曾試著接受別人的情意,但徒勞……


  於是在某一年,我獨自回到煙花下的時候,

  才真正感受到你所謂的「陪伴」是什麼?才真正理解到、


  ……紀翔,對你,我是多麼感激,又萬分羞愧?

  ……原來,我早就早就,如此愛過。


  就像當年,給你的結婚賀詞一樣,

  紀翔,祝你幸福,永遠幸福。


  
==〔四〕


  「好久不見,妳還是一樣美麗動人,法蜜莉院長。」親密的問候過後,遠道而來的經紀人輕輕擁抱法蜜莉。

  「嘴巴越來越甜了,剛認識你時可不是這樣啊。」法蜜莉笑得合不攏嘴。

  「那自然是希望院長妳能多給點折扣,讓我旗下的藝人都能來進修啊。」金皓薰笑著說,與法蜜莉進行公事。

  一段時間後,他關上公事包,微笑道別。

  「等等,皓薰。你和紀翔也許久沒聯絡了吧?難得你倆都來到維也納,去找他敘敘舊吧。你該看看他的家人,他就在附近,……」

  從法蜜莉手上接過飯店名片,還有名片上的字跡,他不知道自己如何離開音樂學院的,只知道自己胸口脹得好痛,眼眶熱得難受。


  他以為他會在這條街上心臟病發……


  「皓薰?!」

  既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他來不及發愣,男人已牽著妻小來到跟前。

  「你們……雲芊,紀翔,還有這是……」他看著紀翔手上牽著的男孩,強笑無語。

  「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金大哥。這麼巧你也來維也納。」杜雲芊笑容倩倩,向他介紹手裡的孩子,「他是小勳,小勳,叫金伯伯。」

  「金伯伯好!」孩子漾著大眼,天真無邪地應聲。

  「伯、伯伯?!我有這麼老嗎?雲芊妳太狠了……」金皓薰抗議的大叫,蹲下身子與孩子齊高,諄諄教誨道:「叫金叔叔就好喔~叔叔,知不知道?」

  孩子疑惑地看著眼前的他,轉頭再看向爸爸,後者忍笑著點頭。

  「金叔叔。」

  「乖~」他笑瞇了眼,樂得摸摸孩子柔軟的髮。


  「翔,你和金大哥好久沒聚,你們去找個地方聊聊,我帶小勳先回去。」

  當這句話傳入耳裡時,他心底一急。

  「我不用……」

  「如果你不忙的話,願意一起走走嗎?」溫厚低悅的嗓音問。

  我……

  我向來難以抗拒你的邀請,不是嗎?



  他們特地走了遠,到一個寧靜的餐廳包廂對坐。

  「你看來過的很好,連我在美國也常聽到你的優異表現。上次史麥克還要我拜託你來好萊塢拍片,紀翔,為甚麼不往國外發展了呢?」金皓薰談笑風生。

  「不想離家太遠。」紀翔幸福微笑,笑容堵住了他好不容易想出來的對話。

  「你呢?皓薰,結婚了嗎?」他鎮定地問。

  金皓薰聳肩張開空無一物的十根手指頭,當作回答。

  「忙到要死的糊塗王老五,哪個女人要嫁?」

  紀翔嗤聲笑出,「是你不肯娶吧。」

  「哈哈哈哈……」吞了口酒大笑。是啊,是他不想娶,只是……


  「那孩子好可愛。」驀然,他丟出這一句。

  「嗯,我和雲芊領養的。她想要個孩子。」回答。

  「領養?為甚麼不……」

  「皓薰,」紀翔微微打斷他的話,「你知道原因的吧。」

  「……嗯。」只是他沒想到……


  「這些年,你很少回台灣。」

  金皓薰苦笑,「也沒那麼少,但都來去匆匆……」他不敢逗留。

  「這樣也好。這些年,她對我很好,毫無怨尤的陪伴、包容,就算我能給的那麼稀少,她仍然接受。我對她,除了感激、友情、尊敬外,也找到了親情的感覺。尤其領養孩子之後,更讓我體會所謂家庭的幸福。如果你還在台灣,我沒有把握能夠完全心無罣礙。」

  「紀翔……」他紅了眼眶。

  「皓薰,我一直努力扮演好情人、好丈夫、好父親的角色,我不後悔這麼做,因為雲芊值得。但有一句話,我長久以來一直想告訴你。」

  顧不得皓薰顯而易見的顫抖,因為自己也是同樣激動:

  「我愛你,一直到現在,我依然愛你。」


  一字一句如刀般刻進他的胸口,他克制不住痛哭。

  「我知道,紀翔,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知道,從聽見那孩子名字時就知道了。

  是他的遲鈍,是他的自以為是,是他仗恃友情之名無視紀翔昭然若揭的感情,讓一切走到這個結果。

  「不要對不起,皓薰……」他忍不住伸手擁抱安撫。

  「對不起,紀翔,我也愛你。我知道得太晚,一切也太晚了,但我也愛你……」

  他放肆的抱緊紀翔,放任自己把淚水留在他衣襟上,因為知道,這是最初也是最後一次,名為愛情的擁抱……


  在逐漸平息的情緒中,互相約定:

  下一生,絕不再讓彼此錯過……

  







======
後記:
1. 我還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寫非happy ending了……T___T (我的歡樂魂哪兒去啦??!!)
2. 我想砍自己……Orz||||||
3. 用這心情、這結尾來接玩第二輪好像不錯吼……T___T 嗚哇哇哇哇哇~~~~~T口T
4. (面壁中,勿近……)

全站熱搜

閒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