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走進茶館,迎面掌櫃的就笑嘻嘻的上前招呼著。

  「先生,您可來了,樓上雅座已經備好,一會兒就幫您把茶送上去。」

  微一笑,「有勞掌櫃,你們去忙自己的吧,店裡還有人等著喝茶呢。」逕自
  走上樓,他坐上最角落裡靠街邊的位置。

  這時茶館裡正有個說書的小姑娘,紮了兩個烏溜溜的麻花辮,順著著說書的
動作甩呀甩的,好不可愛;手裡還拿著兩片竹板,一開一合適時的替故事打上些
節奏,口沫橫飛說著的,正是個武林的傳說。

  「說是遲那是快!天策真龍手裡大刀一揮,眼看素還真就要來個身首異處,
正是這個時候,突然四周一陣狂風掃過,那素還真……」

  「什麼?那素還真怎麼啦?」

  「那素還真……不見了!」說書的姑娘瞪大了水靈靈的雙眼,一臉驚訝模樣。

  「不見了?怎麼會不見的呢?」

  「那素還真死了嗎?」聽著正入迷的客人們急忙追問著。

  沒再留神聽下去,他將目光轉到街上去,看著路上來來往往的人群。

  接近向晚的陽光斜斜照進了茶館,正落在他身上,一頭銀白的長髮隨意在頸
後束成一束,一身素白的長衫也被照的明亮,額前的髮叫風吹拂著,蓋住了眉
間。


  「那素還真一定是死了!就算是大羅神仙受了那麼重傷也肯定活不了。」有
個聽說書的這麼嚷嚷著。

  「大叔,別著急嘛!素還真的生死,誰也不能肯定,但是再確定不過的是,
素還真從此就從世上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人找的到他。」小姑娘說到這,像
是告了個段落。

  「不過,就算所有人都當素還真死了,也還有個人相信他還活著。」突然這
麼一句,原本要打到回府的客倌們又提起了精神。

  「就是那刀狂劍痴……」


  『我能坐這裡嗎?』

  「請。」才說完,心頭一驚,方才那詢問並不是由口語說出……

  這下,不必看他也料到來人是誰了。

  『謝謝。』來人大大方方的坐下,目光直視著他。

  一回頭,已是神色自若,主動倒了一杯茶予來人。

  「相逢即是有緣,請用茶吧。」

***

  好半晌,桌旁兩人就只是對看,不發一語,唯有喝茶。

  這時桌上已擺上一壺酒,也添了幾樣小菜,可誰也沒去動它。

  他挑了眉,若要這麼僵持下去,怕是坐上幾日夜都沒個結果,於是決定打
破沉默。

  「我以為江湖人都喝酒,這位俠士卻愛喝茶,只可惜了這些小菜,乏人
問津。」說著,再替葉小釵倒上一杯茶。

  「明人不說暗話,我猜……閣下是來找人的吧?」他說,神色裡早已是肯定。

  葉小釵點點頭,饒富興味看著眼前人。

  「那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學富五車,才高八斗,而且武功蓋世,高深莫
測,堪稱是武林第一人……」

  葉小釵抿嘴笑著,仍是點頭,更加一副看對方玩什麼把戲的模樣。

  「而且,那位奇人還正巧與我長了個十成像,一般的英俊瀟灑,風度翩翩。
不過……」故意停頓了下,「我肯定閣下是找錯人了。在下不過是一介平民,住
在這小鎮裡閒來沒事就到附近逛逛,散散步,生活平凡的很,絕對不是大俠要找
的高人。」

  語畢,他在桌上留下銀子,起身離去。身後的葉小釵立刻上前攔住,一旁的
小二看看狀況不對,上前關心著。

  「先生,這……」這刀疤劍客看起來不好惹呢。

  「沒事的,這位朋友只是認錯人了。」笑著解釋著。

  「這樣……」小二再看了眼葉小釵,不太安心的湊近他耳邊,說道﹔「這劍
客看起來兇神惡煞的,如果他要找您的麻煩就跟咱們說一聲,咱們大夥兒人多替
你教訓他!」

  忍住笑,他正經八百的謝過小二,對著葉小釵說﹔「請走吧。」這次,他頭
也不回的離開茶館。走了一段路,發現葉小釵仍跟隨著,不想理會,但眼看就快
到家了,只好回頭。

  「我說你找錯人了。」

  『我並沒有說我找誰。』

  「那你又跟來做什麼?」

  『交個朋友。』

  「沒興趣。」

  『相逢即是有緣。』

  一時啞口,他居然拿他剛才在茶館說的話堵他!

  「唉……」不再多說,早在應了那「請」字後他就知道假不了。領著葉小釵
往住處走去。


  「我這次可認真了要隱居的。」那麼多的腥風血雨,他累了。

  『我陪你。』執起他的手,兩人的影子背著斜陽拉長在地上,連成一體。

***

  「那刀狂劍痴找著素還真了嗎?」聽書的客人又好奇問著。

  小姑娘「耶」了一聲,敲一下竹板,「話說這刀狂劍痴尋著清香白蓮的蹤跡,
踏遍了大江南北,最後一次聽見他的消息是在杭州……後來也無緣無故失蹤
了……」




***

談天,說地,我終是睡去
在你懷裡。

「……」
耳邊傳來的問候,無聲

細細的被安置在舒適的位置
你似乎心情不錯,哼著小曲
是個柔美的曲調


午後的蓮花躲著太陽,半開著
耳邊聽見沉穩的呼吸,規律的心跳
想你也是睡了
悄悄的拉起一束你的髮,和我的髮
把玩著
我說同樣是銀白似雪,怎麼就愛你的多些?

小小的在髮末梢打個結……
醒來,別說我淘氣呵



Wed Mar 27 2002
= = = = =

原來只是隨筆寫寫,幾百字的小篇 :)
不過忙玩期中考後又想著將後半接了上去
喜歡釵素相處的那種默契,只要一個小動作,一個眼神,就能體會
更喜歡他們之間雖不濃密,但雅致清淡的感情 ^++++++^

=

文末那一小段不是和[隱居]一同寫的,只是放在同個檔案裡。
剛好也不突兀,就留著了。

閒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